第320章 不喜欢了_361_掐腰宠,被痞子三爷撩哭了
笔趣阁 > 掐腰宠,被痞子三爷撩哭了 > 第320章 不喜欢了_36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0章 不喜欢了_361

  男人的话音刚落,周遭瞬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然而,这片静谧并未持续太久,一个女生的声音骤然响起:“张明宇,你胡言乱语些什么?我们诺诺可就在这儿呢。”

  说话的同时,她伸手将一个女生推到了众人面前。

  苏眠抬眼,当看到自己对面的女生时,她不禁呆住了。

  这不正是之前在别的包间里紧紧盯着自己看的那个女生吗?

  难道她是沈洲的新女友?

  苏眠的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还没等她想明白,那个女孩子再次开口道:“诺诺可是沈少的未婚妻,这个女人哪能比得上正主?”

  苏眠听出了对方言语中的嘲讽之意,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沈洲的未婚妻竟然也在这里。

  一想到此,苏眠顿感自己仿佛被钉在了耻辱柱上,任人指指点点。

  周围众人的目光也变得鄙夷起来,如刀子般刺痛着她的心。

  苏眠心慌意乱地推开沈洲,那仅存的自尊心让她极力与沈洲保持距离。

  她有些语无伦次地对着张明宇开口:“对不起,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沈洲看着刚才还在自己怀里吓得瑟瑟发抖的女孩一副和自己撇清关系的模样,眼眸不由得微微眯起,他的视线落在了苏眠的脸上。

  没忍住低咒了什么?

  这死女人真的是要气死自己。

  她难道就不知道和自己说几句软话吗?

  这几天他一直在等苏眠和自己低头,可结果呢。

  他妈的,竟然和池野那个野狗勾搭在一起不说,还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上班。

  今天不好好教训她一下,就不知道这种地方的险恶。

  想到这里,沈洲一把将李诺诺扯过来,搂在自己怀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是啊,我们家诺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比得上的。”

  李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沈洲这是在搞什么鬼,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沈洲见状,凑到她耳边低声的开口:“配合老子一下。”

  李诺闻言,扫了扫一旁脸色发白的苏眠,瞬间就明白了。

  她心里更加鄙视沈洲了。

  这个幼稚鬼。

  虽然她是很嫌弃沈洲的,但是碍于和沈洲的约定,还是笑着配合。

  一脸娇羞地往沈洲怀里靠了靠,随即看向张明宇:“好了,张大公子,别为难人家小姑娘了。”

  张明宇冷哼一声,刚才他还以为沈洲会当着自己未婚妻的面和自己抢女人,看来也不过如此。

  既然李诺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在继续为难苏眠,但是自己心里还憋着一股气,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想到这里,他扬眉狞笑,视线落在了苏眠的身上:‘你把老子打成这样,你觉得一句道歉就完事了?’

  苏眠呼吸一滞,一脸戒备的看着张明宇:“你,你想怎么样,大不了我你医药费我出。”

  张明宇视线轻蔑的低笑一声,随即指了指苏眠推过来的酒:“你不是陪酒的吗?我开多少你喝多少,否则,今晚你就别想离开了。”

  随着他的话,众人看了看,都惊住了。

  这桌上的酒起码也有20瓶,虽然不是什么高度数的伏加特,但是这么多喝下去不死也半条命。

  苏眠的视线看着桌上的酒,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紧了又松。

  她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最终视线落在了沈洲身上。

  当看到沈洲一脸轻蔑的看着自己的时候,苏眠收回视线。

  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帮自己的,只有自己能拯救自己。

  所以苏眠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再次开口:“我喝了,这些酒钱你付吗?”

  张明宇闻言,眉梢微挑,不由得吹了吹口哨:“啧啧啧,都这时候了还想着钱。”

  说着,直接走上去,将桌上的酒瓶全都打开。

  “请吧,小辣椒,这点酒而已,本少爷有的是钱。”

  “行,你说话算话。”

  苏眠往前走了一步,拿起酒瓶,在送到追你之际,视线落在沈洲的身上,随即举着酒瓶:“恭喜沈先生抱得美人归。”

  说着直接仰头,将酒瓶往嘴里送。

  沈洲的眸光沉了沉,死死的盯着苏眠。

  周围的人看到苏眠这么豪气,开始尖叫起哄。

  此刻的苏眠在这群有钱有权的公子哥眼中,就和动物园供人观赏的稀有动物一般,一个个对她充满好奇,甚至有的起了征服的心思。

  苏眠一瓶接着喝,辛辣的酒顺着咽喉滑入了苏眠的食道,刺得她火辣辣的疼,就连胃里也开始烧灼起来。

  今晚她没吃东西,辛辣的酒在胃里翻滚着,好似带着刀,划拉着她的食道和胃部。

  很疼。

  可就算是这样,苏眠也没有停下来。

  比起沈洲给的疼,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苏眠一瓶酒下肚,苦涩在喉,她却再次拿起酒瓶,对着沈洲,凄然一笑:“沈先生,我再敬你,祝你……”

  话到嘴边,苏眠的视线落在了他怀里的李诺身上,眼神瞬间黯淡无光,她无奈地摇摇头。

  罢了,罢了,诅咒他永失所爱又能如何呢?

  这只不过是幼稚的想法罢了。

  这一生,只愿从此与沈洲再无瓜葛。

  想到这里,苏眠心一横,再次仰头,将瓶中酒一饮而尽。

  一瓶酒下肚,苏眠只觉得整个房间开始天旋地转起来,她拿着酒瓶的手也不住地颤抖着。

  一旁的沈洲始终一言不发,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女孩。

  这个该死的女人,难道就不该和自己说说软话吗?

  这么倔,喝死你得了。

  想是这样想,沈洲还是不由自主地往前迈了一步,身旁的李诺将他的心思尽收眼底,她低声说道:“怎么?心疼了?”

  沈洲身形一顿,冷哼一声:“关老子什么事?”

  “我看你就是嘴硬

  李诺轻哼一声,不屑地别过头。

  此时,苏眠的身子摇晃得更加厉害,她努力稳住自己,口齿不清地说道:“沈…洲,从此以后……”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苏眠身体不受控制的朝一旁倒去。

  沈洲见状,下意识的伸手去扶,

  可下一秒,一直在角落里坐着不吱声的池野一把将苏眠接住。

  苏眠此刻头脑晕的厉害,胃里也火辣辣的疼。

  她红着眼眶望着搂着自己的男人,眼泪从眼睛滚落下来。

  她嘴唇微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眼神中充满了痛苦和迷茫,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带我离开这里。”

  池野见状,心中一紧,连忙将她打横抱起,准备向门口走去。

  张明宇却不肯罢休,伸手拦住了池野,脸上露出不忿的神情,“池野,你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你也想和我抢这个妞?”

  池野眼神冷漠地看着张明宇,没有丝毫退缩之意。

  “今晚算我请大家的,人我就带走了。”

  池野的声音平静而坚定,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话音刚落,沈洲一下子冲了过来,阴沉着脸,紧紧地盯着池野,怒吼道:“池野,你这是在做什么?”

  池野冷笑一声,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我当然是要把她送去医院,你没看到她已经晕过去了吗?”

  “把她给我。”

  沈洲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容商量的语气。

  池野闻言,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他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滑稽的笑话一般。

  “沈少的未婚妻就在这里,你这样做不太好吧。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和挑衅。

  沈洲咬牙切齿:“我说,把她给我。”

  池野挑眉,“既然你未婚妻都没想法,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沈洲伸手一把将苏眠从池野怀里抱过来,在众人一脸诧异的视线中,抱着直接走出了包间。”

  走廊上,苏眠在迷蒙中缓缓睁开眼,目光所及,竟是沈洲紧紧抱着自己。

  瞬间,她的意识清晰了起来,随即便开始挣扎:“你放开我,我不要你,放开我!”

  由于饮酒过量,苏眠说话时,只觉得嗓子如火烧般疼痛,声音也变得异常沙哑。

  沈洲不禁皱起眉头:“你不要我要谁,池野吗?”

  “不要你,放开我,我才不要你。”

  这时,池野的声音慢悠悠地从身后传来:“沈少听到了没,她不要你,还是给我吧,我带她去医院。”

  沈洲咬牙切齿地瞪了池野一眼,怒吼道:“阿野,我一直把你当兄弟!”

  话毕,沈洲看到怀里的女孩奋力挣脱开他的怀抱,摇摇晃晃地朝着一旁走去,然后蹲在地上呕吐起来。

  他的脸色愈发阴沉,迈开步子朝着苏眠走去。

  苏眠一见到沈洲,心中一阵慌乱,她下意识地朝前跑去。

  然而,才跑了两步,她便突然失去平衡,重重地跌倒在地上,随后彻底晕厥过去。

  沈洲见状,心中一紧,他迅速走上前,将再次晕倒的女孩小心翼翼地搂在怀中,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他伸出手指,轻轻地擦拭着苏眠嘴角的污渍,动作极其轻柔。

  池野迈步上前,说道:“我来送她去医院吧。”

  话音未落,他便从沈洲怀里将人抱过来,急匆匆地送往了急诊室。

  等到苏眠从急诊室回到病房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沈洲静静地站在病房走廊上,他冷着脸,死死地盯着池野,愤怒地吼道:“池野,你他妈的为什么让她去那种地方!”

  说完,他挥起拳头,狠狠地给了池野一拳。

  池野的身体猛地踉跄了一下,但他很快便稳住了身形,抬起脚给了沈洲一脚,反驳道:“你还有脸质问我?要不是你故意为难她,她会落到酒精中毒洗胃的地步吗?”

  沈洲没有再还击,他只是呆呆地站着,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过了好一会儿,沈洲开口:“你回去吧,我守着她。”

  池野伸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渍,冷哼道:“你以为她愿意见到你?”

  沈洲沉默不语,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决绝,毅然决然地推开了病房的门,跨步走了进去。

  此刻,病房里一片漆黑,寂静无声,唯有一旁的仪器发出有规律的闪烁着的红灯,仿佛是生命的最后一丝曙光。

  苏眠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她的手臂上打着吊针,那张原本应该充满生机的小脸,此刻却在昏暗的灯光透过窗户洒下的阴影中,显得毫无血色,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的生命力。

  刚才,沈洲紧跟着池野来到医院,当听到医生说苏眠酒精中毒,差点没命的时候,他的内心充满了懊悔。

  他懊恼自己的孩子气,竟然想要惩罚苏眠,想让她在自己面前低头服软,想让她只能乖乖地留在自己身边。

  然而,他却低估了苏眠的脾性。

  这个倔强的女孩,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在他面前屈服。

  沈洲缓缓地走到苏眠的床边,他的目光停留在她那苍白的脸上,心中满是愧疚和自责。

  他轻轻地抚摸着苏眠的发丝,感受着她微弱的气息后,悬着的那颗心才稍微稳了下来。

  他不敢想象,如果苏眠真的因为自私和幼稚丢掉性命,自己该如何自处。

  沈洲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苏眠的脸颊,他的女孩好似又瘦了。

  之前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一点点婴儿肥,脸颊上都是洋溢着灿烂的笑意,可现在,全都没有了。

  他俯身,轻轻的在苏眠毫无血色的唇瓣上落下一吻。

  随即坐在床边,大手托着苏眠输液的手,就这么无声的坐着。

  不知道是不是手被捂得难受还是怎么的,苏眠哼唧了一些,想要抽回手,可沈洲紧紧的握着。

  低声的开口:“眠眠乖,别乱动。”

  苏眠哼哼唧唧的低喃的。

  沈洲听不清楚苏眠在说什么,低头凑上去,只听到女孩断断续续的开口。

  “混蛋,骗子,我不喜欢你了,再也不会喜欢你了。”

  沈洲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他愤怒的想要将苏眠摇醒来,质问她,不喜欢自己还想喜欢谁?

  是喜欢池野那条野狗吗?

  可是在看到苏眠毫无血色的脸颊,沈洲忍了。

  他耐着性子柔声道:“好,不喜欢就不喜欢,乖乖的好不好。”

  苏眠低声低喃:“不喜欢了,我不喜欢了。”

  她没在挣扎,任由沈洲握着自己的手。

  这一晚,苏眠做了一个梦,她梦到第一次与沈洲相遇的那一刻。

  苏眠满怀兴奋地向虞笙询问着沈洲的情况,脸上洋溢着好奇的神情。

  虞笙笑着打趣她:“怎么?你对他有兴趣吗?”

  苏眠闻声,急忙摇头,像是要摇掉心中莫名的情愫。

  “怎么可能,他看上去就很花心,和他在一起肯定会受伤的。”

  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坚定,仿佛在说服自己。

  “所以眠眠,你别喜欢他了,他不会知道你的心意的。”

  虞笙轻轻地说道,眼中流露出一丝关切。

  苏眠低声呢喃着:“不喜欢了,我不会再喜欢他了。”

  这句话像是对虞笙说,更像是对自己的承诺。

  在梦境中,苏眠的心情愈发沉重,她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和沈洲在一起的场景,那些悄悄萌芽的情感,泥足深陷的爱意,全都因为沈洲一次次的伤害消失殆尽。

  这一刻,苏眠才明白,喜欢上一个花心的人,就像踏进一片布满荆棘的原野,最终只会让自己伤痕累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u.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u.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